经商宝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教育 » 热点 » 正文

基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赋予了时代性的新特征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11-26 20:49:19    来源:《人民教育》杂志    浏览次数:264
导读

未来基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是整体式、体系化中的变革与发展

新时代的中国基础教育,已经迎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。这一阶段的核心内涵可以概括为“四化”:“现代化”,基础教育全面走向教育现代化;“体系化”,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;“科学化”,树立科学的教育质量观,走向“德育为先、全面发展、面向全体、知行合一”;“生态化”,坚持以“人民为中心发展教育,创建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生态”。

这些新内涵,为基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赋予了时代性的新特征,表现为四个“更加”。

一是更加注重“育人”。教育的高质量,必定是“育人的高质量”。“育人目标的明确”“育人方式的优化”和“育人质量的提升”等一系列根本性教育问题被着重提出,重新思考。

二是更加注重“终身”。基础教育被置于“终身教育理念渗透和终身学习体系构建”的大背景下重新设计与实施。培养具有终身学习意识、能力与习惯的人,成为基础教育未来最重要的育人目标之一。

三是更加注重“智能”。由人工智能催生的智能时代,带来“智能教育”“智能学校”“智能课堂”和“智能教师”,一个走向智能、基于智能、在智能之中的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的“未来已来”。

四是更加注重融合。既有“公平与质量的融合”,朝向“优质均衡”,也有“不同学段、不同类型、不同层次教育的融合”,如“普职融合”,还有“线上线下融合”,“混融教学”成为大势所趋,更有“五育融合”:实现“五育并举,融合育人”。

这些特征并非割裂的存在,而是一个围绕着“育人”的内在整体:在“终身育人”“智能育人”“融合育人”中走向高质量发展。它意味着,没有“终身”、没有“智能”、没有“融合”,就不会有新时代在育人质量意义上的高质量发展。未来基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,注定是在整体式、体系化中的变革与发展,是一种新整体、新体系的呼之欲出。这个新体系,在我看来就是以“五育融合”为支点或杠杆的全面培养新体系。

着力点上精准突破,撬动全面培养体系的高质量构建

自从“五育并举,融合育人”提出之后,迅速成为当前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热点,它直指长期以来存在的“疏德”“偏智”“弱体”“抑美”“缺劳”,以及各育之间的“彼此分离”“相互割裂”“互不相关”等痼疾,导致“片面发展”“片面育人”,远离了“全面发展”“全面育人”这一教育宗旨。在根子上,传统育人方式的弊端就在于“五育没有并举”“五育不够融合”,因而“五育没有共生”。

然而,如果只是如此看待“五育融合”的源起,依然低估了这一理念的新时代价值。若将“五育融合”置于全面培养体系的重构这一大背景之下,其价值的独特性和重要性将得以重新认定:在新时代全面培养体系构建的过程中,“五育融合”具有支点、抓手或突破口的作用。

之所以如此,不仅在于“五育”与全面培养体系有关:不够全面的培养体系,往往是因为存在不够融合的“五育”,也不只是因为“五育”与所有时代的教育主体、教育对象、教育内容都有关,更在于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离不开“五育”,且要“依托五育”“通过五育”“为了五育”“在五育之中”进行。换言之,没有“五育”的高质量,就没有基础教育的高质量;没有“五育融合”的高质量,也就没有新时代基础教育的高质量。

在这个意义上,“五育融合”的高质量发展,可以撬动全面培养体系的高质量构建。但问题的关键是:如何撬动?

除了解决办学条件、治理方式、动力体系等约束条件的问题之外,在撬动过程中,如下7个方面至关重要,它们也是通过“五育融合”走向全面培养体系的着力点或发力点。

其一,突出“整体”。围绕“五育融合”与全面培养体系的关系进行整体设计、整体实施和整体评价。就“五育”内部而言,所谓“整体”就是要打破传统的“加法思维”,避免将各育进行简单叠加,转而在整体的框架内,在“五育”相互关联的层面上,全面思考并整体设计各育的具体实施。其中,整体评价是“关键中的关键”。例如,对劳动教育的评价,不能只评价劳动教育本身,将其评价与其他各育的评价分离开来,同时还要考虑劳动教育的开展,对德育有何推动?对智育有何促进?对体育有何发展?对美育有何影响?就“五育融合”与全面培养体系的关系而言,这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“整体”,它要求的是以“五育及其融合”为目标来体现“全面”、设计“全面”、实施“全面”和评价“全面”,从而将“五育融合”内置于全面培养体系的核心。它力图在全社会形成如下共识:没有“五育融合”作为根基的全面培养体系,既是难以实现的,也是无法想象的。

其二,突出“融合”。这里的融合,不是“五育融合”之“融合”,而是为了推动基于“五育融合”的全面培养体系之构建所需要的“融合”。它涉及多种维度、多个层面:既有发展目标上的“公平与质量的融合”,走向“优质均衡”,也有社会不同教育主体上的“家校融合”,还有各种教育力,如“社会教育力、学校教育力和家庭教育力的三力融合”,更有不同教育空间、场域和媒介,如“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学的融合”。其中,线上线下的“双线混融教育”是智能时代的大势所趋,势必成为促进“五育融合”的基本路径。这些多角度多样态的融合,构成了实现“五育融合”多元路径。这同时也表明,全面培养体系的构建过程是一个基于并围绕“五育融合”的“全面融合”体系。“全面培养”来源于“全面融合”。我们要建构的全面培养体系是“全面融合的体系”,这是新时代的中国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其三,突出“过程”。“五育融合”能否成功撬动并促成全面培养体系的构建,达成高质量发展的目标,“融合过程的高质量”是重中之重。当高质量的发展目标确立之后,接下来的关注焦点将转移到“高质量的实施过程”和“高质量的融合过程”。它将同步带动评价对象的重大转向:以“五育融合过程”为对象的评价,成为高质量全面培养体系的评价重心。

其四,突出“治理”。“五育融合体系”“治理体系”与全面培养体系存在内在关联:“教育治理体系”是嫁接“融合体系”与全面培养体系的桥梁和中介。“融合”和“全面”都契合了“治理”的本义:多元主体、多种要素之间的相互交融或互动关联,都需要通过相适应的治理体系来实现。从这个角度看,“五育融合”撬动下的全面培养体系的建构过程,也是教育治理体系和教育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现过程。

其五,突出“机制”。无论是作为一种教育理念的“五育融合”,还是作为一种发展目标的全面培养体系,最终都要凭借“机制”来落地生根,尤其是基于五育的“融合机制”和“治理机制”。它要回答并解决如下具体微观的问题:一是建立基于“五育融合”的工作系统。对“什么与什么融合”“谁与谁融合”“在哪里融合”等具体问题作出明晰回答。例如,“五育融合”的发生地,至少包括教育内部系统(如在学校发生的“五育融合”)、教育外部系统(如在社区出现的“五育融合”)和教育内外的联合系统(如家庭、学校与社区共同推进的“五育融合”)。将不同地方的“五育融合”纳入同一个工作系统,需要有专门的融合机制。二是促成不同主体之间的互动关联和相互作用。它解决的是“谁与谁如何融合”的问题。这种相互作用,既体现为宏观、中观、微观三个层次之间的相互作用(宏观设计为微观运作创造条件,中观运行联通宏观和微观等),也显现为教育内部系统、外部系统、内外联合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,还具体表现为“五育之间的相互作用”,产生“牵一育动四育”的连带效应。这种体现“互动关联”的融合机制,究其根本是“过程机制”,展现并解决的核心问题是:真实具体的融合过程,如何发生、如何推进、如何展开?以及要达到理想的“融合目标”,需要经历哪些阶段、步骤和环节,各自要解决的特殊问题,面临的特殊困难、障碍及解决的路径与方式是什么?三是探索基于“五育融合”的育人质量评价新机制。
 
关键词: 基础教育
(文/小编)
免责声明
• 
以上消息来自互联网作品,本网不对该页面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视频)真实性负责,也不对该页面的知识产权负责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37442552@qq.com,我们将马上处理。
 

Copyright © 2016-2021 经商宝 - JingShangBao.Cn . 版权所有

闽ICP备2020017808号-4